第一百四十八章 怨氣(第一更求訂閱!)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巡游書生 書名:最強御獸
    “呃!有沒有可能只是重名?或者”

    蘇燦狐疑問道。

    “我一開始也是這么覺得,因為那個叫何翠琴的女的已經死了好幾年了啊,怎么可能會和我哥結婚?這也太荒謬了吧?可是當我回去之后,我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楊偉文眉頭一皺,繼續說道:“我發現我哥經常自己一個人傻笑,還自言自語,說的一些話,含含糊糊的,我根本聽不懂!這種情況只發生在晚上,白天我哥很正常!”

    “你沒問你哥關于何翠琴的事情?”

    蘇燦低聲問道。

    “當然問了,我一回去我就問我哥,我說,哥,我嫂子呢?我哥說,你嫂子出去辦事了,要晚上才回來,但那天很晚了也沒見我嫂子回來,我就睡下了,但半夜我起來上廁所的時候,發現,我哥居然一個人在院子里傻笑,還自言自語,仿佛是在和什么人說話,但含含糊糊的我也聽不太清楚現在想想,其實我早就該想到了,那是我哥在和何翠琴說話!”

    楊偉文的臉色有著一絲的恐懼與后悔!

    “你當時沒有做些什么嗎?”

    蘇燦凝眉問道。

    “沒有,我只是認為我哥夢游了,因為我哥以前就有夢游的習慣!你也知道,夢游中的人,不能上去叫醒他,因為那樣容易把人嚇瘋,或者猝死休克!”

    楊偉文苦笑一聲回答道。

    “第二天一早,我笑著說哥,你昨晚又夢游了啊!,但我哥卻說夢啥游?昨晚你嫂子回來了,我跟她說你回來了,咱們一家三口吃頓飯,不過你嫂子還有事,連夜又走了

    聽我哥這么說我,當時我就沉默了,因為我懷疑我哥精神方面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當時就決定,帶我哥來津市做檢查,一開始他死活不肯,還對我發脾氣,后來我們大吵了一架,最后終是拗不過我,跟我來了津市,我想,那次吵架可能是我們兄弟兩人這輩子第一次吵架吧!”

    楊偉文語氣中帶著悔恨。

    “檢查結果怎么樣?”

    蘇燦問詢到,心中也有著些許的猜測。

    對于蘇燦經歷過的諸多事情,蘇燦已經有些確定,這楊偉業是被鬼纏身了。

    “檢查結果顯示,我哥沒有什么大問題,只是有些精神狀態不好,營養有些不良!后來我想著多陪陪我哥,就讓他一起跟我住進了我租的房子!我想著或許換換居住環境,能好一點,從那之后有一段時間吧,我哥挺正常的,而且似乎每天的心情也很不錯,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身體卻是日漸消瘦著,直到有一天晚上,也就是上個星期三的晚上,我被一聲奇怪的叫聲驚醒了!”

    說道此處,楊偉文面色大駭!

    “什么叫聲?”

    蘇燦低聲問道。

    “是我哥的聲音,他正站在客廳的窗戶邊上大喊大叫著,仿佛是在和誰吵架,但是我聽不清他在說什么,我一看這情況,我嚇壞了,因為站在那也太危險了,他腿腳又不好,可就在我剛想要上去拉我哥的時候,他身體突然像失去控制一樣,掉了下去”

    說道這里,楊偉文一下子痛哭起來。

    “是那個何翠琴把你哥推下去的?”

    蘇燦面色微變。

    痛哭的楊偉文重重的點了點頭:“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原本以為我哥是夢游失足,料理了我哥的后事,我向公司請了幾天假,想著今天把我哥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了,而且死了人,房東也不讓我租了,打算收拾收拾東西先回老家,再做打算,可就在昨晚晚上我回到家以后,發現家里的餐桌上居然擺了盤子和碗筷!而那碗筷和盤子里面居然都是蛆蟲甚至還有腐爛的老鼠,發現這個情況后,我嚇得癱在了地上,就在那時,我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文,來吃飯了!之后我發現我的身體居然不受控制的向著餐桌靠近,然后坐下,然后嘔”

    蘇燦面前的楊偉文面色一白一陣扭曲,隨后大口大口的吐了起來,不過吐得都是酸水

    “你怎么逃出來的?”

    待到楊偉文平靜之后,蘇燦陰沉著臉問道。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逃出來的,我只記得,當時我拼命的掙扎,那女的聲音不住的響在我的耳邊,她說她恨我哥,她恨我哥拒絕了和她做夫妻,她說這些都是因為我,她說我哥是因為我才拒絕跟她一起走所以她把我哥推下了樓”

    楊偉文面色痛苦的呻吟著:“蘇大師,我哥是被那個何翠琴害死的啊!是被那個何翠琴害死的啊嗚嗚!”

    “你的公寓在哪?帶我去看看!”

    蘇燦起身說道,隨后拉著楊偉文快速的離開了飯店。

    半個小時后,蘇燦來到了楊偉文租住的小區。

    一個老舊的小區。

    這個時間點正是上班時間,小區里也沒什么人影。

    四號樓,六零二。

    昏暗的樓道內,蘇燦和楊偉文站在門口。

    楊偉文的身體不住的顫抖著。

    蘇燦將手搭在了對方的肩膀上,一絲淡淡的魂力自掌心涌出,安撫著對方,輕聲道:“別怕,開門!”

    魂力感知淡淡的散開,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蘇燦眉頭輕皺著,因為在他的感知當中,沒有什么異常的地方。

    “好好!”

    感受到自蘇燦的手掌至心頭的一絲涼意,楊偉文顫聲說道,心中的恐懼也減少了許多,而后,將鑰匙插進了鑰匙孔內。

    “咔嚓!吱!”

    門應聲而開。

    簡單的家具擺設映入蘇燦的眼簾,一股濃烈的腐臭味兒充斥著蘇燦的鼻腔。

    視線定格在客廳一角的餐桌上,蘇燦見到了楊偉文說的那些碗筷以及盤子。

    此時里面還有著像是被啃食一半的殘留物。

    在餐桌上面還有著一些已經干癟了的蛆蟲尸體。

    在餐桌一旁,一個黃色綢布的包裹靜靜的待在地上。

    感知掃去,里面是骨灰盒,上面還有著一張小小的照片,照片上男人的模樣同楊偉文有著幾分相似。

    屋內靜悄悄的,什么動靜也沒有,蘇燦的魂力感知當中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但越是如此,蘇燦心中越是陰沉,因為這證明著,那何翠琴已經避開了蘇燦的魂力感知。

    此時的楊偉文站在蘇燦的身旁,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去收拾你的東西,不用怕!”

    蘇燦輕語一聲,走了進去,自然垂落的手掌間,小紅盤旋。

    “好,好!”

    楊偉文連聲說道。

    有了蘇燦在,楊偉文壯著膽子,急忙上前幾步,想要先將自己哥哥的骨灰盒從地上拿起來。

    而蘇燦則是駐足在客廳內,魂力感知細細的查看著房屋的每一個角落。

    然而就在楊偉文的手掌碰到骨灰盒的時候,一道尖銳的厲聲驟然響起。

    “放下!”

    就在這厲聲響起那一刻,楊偉文就像觸電一般,不住的顫抖起來!

    而蘇燦的視線中,一道紅影出現在了那骨灰盒的旁邊!

    至此,一股極重的怨氣充斥在客廳之中!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最強御獸》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最強御獸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寿光市| 临夏县| 万年县| 靖西县| 响水县| 高雄县| 曲周县| 同心县| 天津市| 古田县| 金沙县| 石狮市| 泸州市| 新源县| 阿克陶县| 右玉县| 汤原县| 繁峙县| 博乐市| 宜丰县| 广元市| 江城| 老河口市| 通化市| 武山县| 宁蒗| 禹城市| 如皋市| 曲周县| 临颍县| 汝城县| 永丰县| 武穴市| 东宁县| 宿迁市| 运城市| 来宾市| 卢湾区| 呈贡县| 卢湾区| 孟村| 沿河| 万荣县| 新疆| 民勤县| 章丘市| 黎川县| 伊吾县| 泰兴市| 富裕县| 乌拉特中旗| 苏州市| 民和| 故城县| 义马市| 大丰市| 临海市| 福州市| 亚东县| 淮阳县| 唐海县| 娄底市| 乐清市| 绥化市| 北海市| 绥中县| 武山县| 闽清县| 福州市| 安乡县| 宁远县| 广西| 荃湾区| 桂东县| 西盟| 伊金霍洛旗| 巴里| 通化县| 喀喇沁旗| 忻州市| 论坛| 海安县| 剑川县| 金湖县| 扶风县| 泾川县| 康保县| 安阳县| 万载县| 清涧县| 保山市| 兰西县| 广宁县| 太仆寺旗| 大姚县| 建平县| 开封市| 杂多县| 宾阳县| 登封市| 秦皇岛市| 隆安县| 乌兰县| 双辽市| 吐鲁番市| 上虞市| 菏泽市| 孟津县| 毕节市| 安溪县| 普兰店市| 长春市| 衡水市| 桓台县| 亚东县| 锡林郭勒盟| 武鸣县| 大姚县| 白河县| 忻城县| 宜春市| 鄂尔多斯市| 贡嘎县| 上饶市| 木里| 司法| 昆明市| 遵义县| 阜城县| 南昌市| 固镇县| 建昌县| 福安市| 娄烦县| 阿尔山市| 龙胜| 尼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