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墨翟受難不辨是非 匪人來襲方識敵我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羲和晨昊 書名:武氏春秋錄
    “夫君!你莫要是受了這兩個賊子的誘騙!阿莎阿莎她昨天夜里便是受得他二人同伙的為難,險些是命喪于大寨的后山之上!而且那賊子竟還縱火燒了我們的后山!當真是罪大惡極吶!”

    柯邇遐義和柯爾震西聽得此言,皆是大吃一驚只不過他們所吃驚的地方卻是不盡相同。

    柯爾震西聞得此訊,便知定是那墨翟昨日私自下山之后,卻又是落入了她們的手里若真是如此,那他們此時此刻的處境那就是極為艱難的了。

    而他的族弟柯邇遐義所驚訝的,只因是聽聞神山失火,知道此事也是不小若真是與大兄有干系,便是極難與之回護!因此,柯邇遐義不禁是轉過身去,與他大兄柯爾震西是驚語言道:

    “大兄!這!此事當真?!那神山乃是我僰人祭神之所!山林焚燃,乃是預示火神之臨難!只怕是那火神要降罪于我們僰人!”

    柯爾震西知道這墨翟如今卻是又捅了婁子,也知是定然隱瞞不過去的,便只得是先與他族弟暫且言道:

    “遐義!想來此間必然是有些誤會的!那人確是與我二人是有些干系,但是大兄可以是以性命擔保,此人絕非惡徒!既是如此,不如是帶我二人一同前去對質!只待我等見得此人,一切便可水落石出!”

    柯邇遐義聽了大兄如此說,卻也是不信他大兄是會做出此等無理之事。但是與此同時,他也知道他那夫人九黎尤女,卻也是不會如此輕易相信他們的。而且,倘若此時是與她明言勸諫,說不定反倒是要招惹其怒的!

    因此,柯邇遐義夾在中間是苦苦的尋思了一番,便又是與他夫人扯開言道:

    “那阿莎如今卻是怎樣了?!如今到底是要不要緊?”

    那九黎尤女聽得夫君是如此問,卻只是搖了搖頭,略帶憂傷的是與他回道:

    “自山中救回之后到如今卻依舊是昏迷不醒!皆是怪那賊子!那賊子如今卻已是被本姑給綁縛于祭臺木樁之上,只待夫君到來,便將其是與那些牲畜給一并獻祭!以寧息尤公火神之怒!”

    柯邇遐義聽罷,卻是大吃了一驚。這柯邇遐義深知,如今寨外情況緊急,外患深危。因此,斷不能是再于此地內訌!

    “夫人莫要操之過急且待我等先是前去查驗一番,再做結論不遲!”

    九黎尤女聽得他的夫君竟是偏袒著外人說話,自是有些不悅。但是于此大庭廣眾之下,卻也不想是太駁了他的顏面。因此,只得是勉強應允了下來。

    于是,柯爾震西和武維義便在那些僰人的“陪同”下,一路是來到了寨中的露天祭臺。他二人是往祭臺定睛望去,只見那祭臺之上綁縛著的,果然就是墨翟!

    而墨翟此時,竟是與那些牲祭之物一起,被綁縛于木樁上。腳下則是堆滿了柴草,一看便知是要將他燒死的架勢。

    墨翟此時雖已是有些蘇醒了過來,但或許是由于此前在后山之上,為了救得仰阿莎出來,卻是使他拼盡了全力。因此致使他體內的蠱毒是又復發了出來,但見其臉上血脈竟是又呈出許多深色的線條來!

    “你們!你們快是將他給放了!我等可從未想過是要來與誰作難!卻又為何是要如此戕害我等?!”

    武維義見得此狀,也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想要對墨翟作甚!終于忍無可忍,不禁是與那柯邇遐義如是大怒言道。

    想他武維義與墨翟、柯爾震西三人,于來路之上卻已是先替她們僰人解了一難,而如今又替她們是與那些夜郎匪人大打出手!

    然而這些僰人非但是不思回報,竟還待他們是猶如寇仇一般!如此敵我不分,是非不明的僰人,卻又如何能讓武維義是不鬧不怒?!

    柯爾震西是立在他身旁,見他這般動怒卻也是吃了一驚!自從是結識了武維義之后,柯邇震西倒還是從未見過他是像如今這般的激動但是于情于理,他卻也是頗能理解武維義此時的心境便是一同是以僰語幫腔著怒道:

    “你們這些僰人,當真都是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你們可知,倘若不是我等替你們解了此番的危難,你們這些人如今卻早已是被寨外的那些夜郎匪人給結果了性命!哪里還能是在這里給我們擺出這些顏色來?你們這些人!如今卻當真是恩將仇報!”

    九黎尤女聽罷,雖是依舊是有些不明覺厲,但是想到他夫君今日領隊走姻前來確是諸多不順。非但是折了許多族人,而且還是染上了一身的血污因此自是不敢大意,便是張口與他夫君問道:

    “危難?!夫君!你今日領著族人前來,確是究竟遇到了何事?而此二人又口口聲聲的說是幫了我們,卻又究竟是如何一回事情?”

    柯邇遐義原先卻也是不想與她明說的,一方面是唯恐驚了夫人,另一方面,畢竟是他在外吃了敗仗,頗是顏面無光!

    但是與此之時,卻也是萬般無奈之下,只得是將方才所遇之險情是一五一十的與她們眾人是細說了一番。

    待他是把緣由說罷,寨中眾人聽聞過后卻皆是一臉的驚愕之狀尤其是他那夫人九黎尤女,聽聞竟是那些夜郎匪人是要將她們是趕盡殺絕,卻是不住的搖頭,并且是一臉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言道:

    “不!絕不可能!自大姐是去往夜郎之后,那夜郎乍部與我們僰人便是一直同氣連枝的!而且那乍部的豪大摩雅邪曾也是親口應允過的。只待是將來事成之后,便會于百濮之中劃出一地,使我部族可重振九黎盛況!然而如今事業未盡,卻是要這般卸磨殺驢?卻是毫無道理的!”

    柯爾震西聽罷,知道此事是非同小可,便是轉頭朝著他的族弟柯邇遐義看去。

    柯邇遐義見得大兄是以極驚異的眼神朝他看去,知道他定然如今是有諸多疑問。然而,柯邇遐義對如今的這些事情卻也是聞所未聞的!更是對他夫人的這些言語是不知所云。

    柯爾震西見其族弟是一臉茫然,知其無用,便也是管顧不了那么許多,直接是與他那弟婦言道:

    “所以要本豪來說,你們僰人凡事皆是由女子執掌,畢竟還是短見!那夜郎乍部明擺著如今便是要過河拆橋,將你們這些僰人是屠戮殆盡!你竟還在這里是替他們回護!當真是死了也是活該!只是可憐了我那族弟,想當年可也是我白馬氐中數一數二的豪杰!如今,卻是要被你們這些女子的頑愚是給愚害致死!”

    正當他們是在言語之間,卻只聽得寨門前卻是突然驚起一片騷亂來!

    “報!報巫主!門!門口來了一群夜郎人!不由分說便是手舉砍刀沖入了大寨,并是與寨中的族人是殺到了一塊!如今寨中守備與各寨前來走姻的男衛,皆已是悉數趕去,并是拼死相抵!”

    九黎尤女聽得來報,更是一陣的怛然失色她無論如何也是料想不到,原來昨日被她放走的那些夜郎乍部的人,如今才是他們僰族真正的寇仇!想到此處,卻是不禁令她懊喪不已!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武氏春秋錄》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武氏春秋錄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莫力| 临潭县| 太和县| 东方市| 南京市| 夹江县| 西盟| 星子县| 常德市| 新沂市| 威宁| 城口县| 锦屏县| 扶余县| 融水| 万安县| 青河县| 卓尼县| 喀喇| 镶黄旗| 武平县| 永吉县| 康乐县| 丹寨县| 凉山| 淄博市| 西吉县| 井研县| 泰和县| 临桂县| 苗栗市| 兴隆县| 加查县| 武邑县| 崇义县| 澄迈县| 苍山县| 安陆市| 扎囊县| 玉龙| 磐安县| 常山县| 阳江市| 仙居县| 信丰县| 乐陵市| 武城县| 盖州市| 河池市| 古田县| 城口县| 尼勒克县| 永康市| 安平县| 宿迁市| 吴旗县| 山丹县| 芷江| 衡水市| 息烽县| 齐齐哈尔市| 泰来县| 启东市| 醴陵市| 罗山县| 德令哈市| 大城县| 丹凤县| 青岛市| 行唐县| 石楼县| 雷州市| 搜索| 灵寿县| 嘉兴市| 乐平市| 日喀则市| 原平市| 施甸县| 洛阳市| 四川省| 耿马| 元阳县| 长岭县| 铜川市| 江城| 綦江县| 台东市| 和平区| 定边县| 炉霍县| 石渠县| 鹤庆县| 绵竹市| 沅陵县| 昭平县| 嘉定区| 深水埗区| 星座| 澎湖县| 榆中县| 康定县| 留坝县| 北川| 延川县| 芦溪县| 承德县| 理塘县| 阿克陶县| 勃利县| 靖安县| 金华市| 三穗县| 县级市| 醴陵市| 马尔康县| 黄龙县| 宁化县| 谷城县| 垦利县| 定西市| 临猗县| 大兴区| 龙川县| 浠水县| 江华| 辰溪县| 孙吴县| 桦川县| 年辖:市辖区| 龙游县| 苏州市| 时尚| 威远县| 习水县| 庐江县| 伊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