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逆來順受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醉臥人生 書名:穿越到1931
    郭小五看著張老漢的背影,跟著他腳步走的很堅決!他明白很多的道理,比如現在他自己的想法,張老爹的想法,他自己更是真知灼見:

    亂世之中茍且偷生,這是老百姓心存的僥幸!日子是需要熬的,日子過得好不好都要過,只要命還在。對于亂世人命不如草芥,那只有看命,命不好就死的早,命好就能活下來。

    誰不是忍氣吞聲,夾著尾巴小心翼翼的活著呢?

    也不能說這個時代的老百姓迂腐,只能說長期的壓迫讓他們習慣了逆來順受。

    對于這個時代的百姓來說,一百多年都沒有什么太平可言!列強欺辱,鴉片戰爭,軍閥割據,國民黨推翻清廷,又連年北伐,后來又抓什么紅黨。

    到處都在死人,到處都是欺壓。

    好不容易盼望到民國成立了,又迎來了貪官污吏換湯不換藥,老百姓還是最底層任人宰割的魚肉,惡霸橫行,地主老財壓榨著他們,和平只是國民政府打著旗號的幌子。

    老百姓說起來迂腐,但也不傻!雖然逆來順受,但逼急了才不管什么國民政府。

    這一次日寇扣邊,先是拿下東三省,然后又打開山海關,國民政府到處棄掉城池而逃!在土地淪陷下,老百姓被小鬼子欺凌屠殺,尸體遍野。

    而如今打不過了又扒掉了黃河!卻是對于國門政府沒有什么忠誠可言,民心早已經淪喪。

    但可以說人還是自私的,比如那些超越老百姓存在的有錢有勢的地主財主們,用錢招兵買馬打出保衛家鄉的旗號,等著國門政府到了,為侄女謀個一官半職。

    但至于說什么愛國!?什么日寇來了拼死一戰,那都是騙鬼的,騙不了人!到時候見了小鬼子恐怕嚇的跑都跑不了,尿了褲子雙腿發軟。

    所以也極其的可悲。

    不過這樣又如何呢?郭小五把腦海中的思維給拋出去,跟著張老爹進了市場,市場內人聲鼎沸,兜兜轉轉張老漢把郭小五帶到牲**易時常。

    這里讓郭小五很震驚,他咬著牙緊握著拳頭。

    這里可沒有什么買牛羊的,而是很多女孩子頭上插了一根稻草,在他們身邊父母落著淚兒!看著來這里轉轉的路人,期望能找到好的買家。

    “大爺行行好吧!俺弟弟快餓死了,就把我買了吧,我會做飯洗衣裳,什么臟活累活都能干。”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不停的磕著頭,他身邊站著她的母親。

    “便宜的很,大爺只要一個大洋,好生養的很。”一個女子的父親招攬買家。

    很可涼,亂世中的悲哀!也是女人的悲哀,從古至今女人就是貨物一般的存在,存在著交易。

    郭小五不忍心看下去,咬著牙閉上眼睛!想起后世的自己,能吃飽穿暖還能打游戲,熱天的舒坦的吹著空調到處噴水,如皇帝一樣舒服的不能再舒服,卻來不及珍惜,更多的人還恬不知恥的帶著諸多的埋怨,簡直就是對和平的糟蹋。

    世界本沒有和平,只不過你生在中國!中國是世界上和平的國度,也是用千萬萬先輩的鮮血給打出來的。

    時間總是倒流,郭小五把自己從思緒中拉回來!張老漢拉著郭小五走到一個婦女面前,婦女抱著兩個娃娃,一個女娃兒一個男娃兒。

    男娃兩歲的樣子,女娃也就四五歲的模樣!可婦女身邊還跪著一個女子,身材很好但顯得很消瘦。

    “大爺,來看看吧?我閨女好生養。”婦女唯唯諾諾的問道。

    “你閨女多大了!?”張老漢問道,端詳了一下這少女長得還水靈,身材也好,調養后也是好生養的。

    “十六歲!還是黃花大閨女,發大水我家男人淹死了。讀過書,知書達理!我不賣閨女,就想給他找個好人家,讓我一家人有口飯吃。”婦女說道,他穿著旗袍!儀態莊重,能看出來曾經也是書香人家。

    婦女的要求讓張老漢望而卻步,半大的孩子能吃窮人!最難養活,更何況這么多。

    “我娘一起陪嫁,大哥您就咬了我吧!”

    郭小五正跟著張老漢走,少女突然抓住了郭小五的腿!郭小五愣了一下,雖然他心存憐憫,但他能憐憫的過來嗎?如自己都還沒有養活自己的門路,還養那么多人。

    也不能怪他絕情,他掰開女子的手,決然而去。

    而此時王獸醫跑到了西街市區,他渾身帶傷看上去奄奄一息!路上的行人都害怕的跟他讓路。

    王獸醫拖著疲憊的身軀,尋找郭小五的身影!還好這牲**易的地方并不大,讓郭小五很快就注意到了王獸醫,看王獸醫腳步無力,搖搖欲墜的模樣,心下一驚就跑了過去,把王獸醫扶住:“王老爹,怎么回事!?”

    王獸醫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躺在郭小五的懷里無力的說道:“縣里的孫老爺家,兒子是警察局局長,家里的牲口病了,我去醫治。可那頭騾馬已經病入膏肓!我醫治不了,那孫老爺不高興就讓下人用鞭子抽打了一頓,扔了過來。

    孩兒啊!我不行了,在西屋我床底下有十幾塊大洋給你準備著,你拿著他娶媳婦,不要去報仇!咱是老百姓,這都是命”

    王獸醫說過,心里一口氣提上來!身軀一震,瞪著眼睛死去。

    “老兄弟啊!怎么就那么倒霉啊,孩兒啊你把你王老爹給背著,咱們回家。”張老漢老淚縱橫,他也悲嚎不出什么老天不公,只有傷心的嘟囔著死去的王獸醫,說他的命不好。

    郭小五咬著牙,他的雙眼眼神異常的冰冷!他骨子里是不會認命的,王獸醫的死喚醒了他身體內潛藏的野獸,也喚醒了他不甘受辱的靈魂,與那壓不折的硬骨頭。

    郭小五什么都沒有說,在沉痛中背著王老爹向家里而去。

    “我都說了不要去孫老爺家,那是吃人不吐骨頭!你還說孩兒要討老婆,以后用錢的地方多著呢?可為了那幾個錢兒把自個老命都搭進去了,你說啊你啊,命怎么那么苦呢?

    咱回家,回到鄉下找塊好地把你給埋了!你怎么就不勸呢?”張老漢絮絮叨叨也顯得語無倫次。

    郭小五是哭不出來的,但他的臉色是陰沉的可怕!也冰寒的可怕,他的腳步踩在地面上很沉重,腦門青筋直冒,張老漢能感受到他的悲傷。

    “張老爹,難道王老爹就這么死了!?”郭小五語氣冰冷道。

    “你想干什么!?說了不讓你報仇,你不聽是吧!?仇沒有報,把自己的命再搭上,咱老百姓斗不過人家的,那孫老爺可是有很大的勢力。

    你老老實實的聽話,這回鄉下!老爹我啊給你說個鄉下的閨女,踏踏實實的過活。”張老漢一慌訓斥道。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穿越到1931》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穿越到1931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莱西市| 喜德县| 肃宁县| 庄河市| 三穗县| 淳化县| 贵德县| 曲沃县| 吐鲁番市| 杨浦区| 健康| 琼结县| 上蔡县| 锡林郭勒盟| 汾西县| 连城县| 伊宁县| 时尚| 满洲里市| 长泰县| 台安县| 奎屯市| 新平| 彰武县| 和静县| 塔河县| 广汉市| 修水县| 义马市| 牡丹江市| 荥经县| 梧州市| 横峰县| 讷河市| 姜堰市| 延川县| 乐安县| 南昌县| 江西省| 宣武区| 无棣县| 德阳市| 锡林郭勒盟| 乐至县| 绍兴县| 麦盖提县| 山东省| 曲沃县| 晴隆县| 大足县| 土默特左旗| 会同县| 巴中市| 仲巴县| 衡东县| 乐清市| 泽州县| 柏乡县| 松滋市| 襄城县| 岐山县| 开封县| 苍梧县| 云龙县| 明光市| 称多县| 松原市| 临江市| 马边| 乌兰浩特市| 新和县| 盈江县| 湖州市| 措美县| 仲巴县| 儋州市| 盱眙县| 固阳县| 长兴县| 宜都市| 乐山市| 威宁| 竹山县| 龙陵县| 察哈| 翁牛特旗| 双牌县| 白水县| 平南县| 安多县| 中西区| 宁远县| 锡林郭勒盟| 抚州市| 英山县| 板桥市| 南充市| 莱芜市| 涿州市| 万年县| 汤原县| 普兰县| 堆龙德庆县| 登封市| 呼伦贝尔市| 仪陇县| 辽中县| 潜山县| 清丰县| 穆棱市| 桐庐县| 城步| 渝北区| 建始县| 东乌珠穆沁旗| 聂荣县| 当雄县| 南安市| 麻栗坡县| 灵寿县| 霞浦县| 伊宁县| 巴林右旗| 响水县| 平阳县| 小金县| 巴马| 平和县| 文化| 高碑店市| 泸溪县| 丰都县| 宜丰县| 景谷| 银川市| 武宣县| 西昌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