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大寶貝

    入夜的烏撒鎮少有光源。

    即便是教堂的高塔,依舊至于幾盞蠟燭,而阿塔爾為了不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也是早早的將其熄滅并且退回圣祠。

    高坡之上,只有祝覺和那從黑暗中出現的恐怖怪物而已。

    臃腫且長的詭異的雙臂拖在地上,銳利的鉤爪在地面留下一道道的溝壑,它的身形在黑暗中穿梭,像是個喝醉了酒的大漢左右搖擺。

    勉強能看處是眼睛退化后留下的眼窩不斷的蠕動著,連帶臉上那些褶皺,耷拉著的惡心皮膚也跟著顫動。

    “喂,都站在你面前還沒找到目標,瞎的有些徹底啊。”

    祝覺手里上下拋投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皺起眉頭,穩住受到沖擊的精神,將石頭徑直甩向正在空地上跟海草似的搖擺的怪物。

    而這個動作無疑是開戰的信號,剎那間怪物的身軀有光芒驟亮,正如守備隊長所說的,并非是多么耀眼或是熾熱的光芒,更像是祝覺之前在迷魅森林當中看到的磷火。

    分明是光。

    卻令人覺得陰沉與晦澀。

    嚕~

    惡心的喘息聲驀然從身后傳來,祝覺甚至沒有去看前方那光芒消散后的景象便猛地抽刀向后劈砍。

    刀刃與鉤爪交擊,純粹的力量的碰撞讓祝覺迅速對這家伙的力量有所判斷。

    15原魚!

    還算中規中距,在祝覺看來實在稱不上有多強。

    “閃現?怪不得能夠直接出現在那些人的臥室,原來是能夠跨越空間,能力倒是不錯,不過也僅限于此了!”

    五年前的祝覺對付原生體深潛者便是碾壓的結局,更遑論現在,比起思考如何戰勝這怪物,祝覺其實有些羨慕它跨越空間的能力,咂咂嘴說道,

    “你早出現五年該多好,那時候我說不定還能嘗嘗你的進化之肉是個什么味道舌尖上的不可名狀?”

    吞噬進化之肉來獲得能力。

    這是五年前的祝覺真正壓箱底的本事,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現在的祝覺或許還可以這么做,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的體質并沒有多大的變化,無非是原本體內的熊怪變成了銀色念獸,而且變成了他的專屬物。

    非要說的話他的精神甚至可以容納或者壓制更為強大的精神污染源怪物。

    可是當初在山谷中吃過一次虧的祝覺哪還敢這么做。

    他知道自己可以繼續通過實用那些怪物的進化之肉來獲取特殊能力,卻也更加明白那種行為無疑是在往自己的體內埋炸彈。

    祝覺并不認為自己未來還能夠“好運”的碰到那團彌漫整片天空的恐怖血肉混合體以及古老者們的水晶。

    當然,盡管當時的內心對這種行為多少有些排斥和厭惡,可真要是像如今這樣,將體內的隱患盡去,再也無法獲得那些能力,祝覺心底多少還是有些可惜的

    要是眼前這怪物知道祝覺現在想的是什么,恐怕下一次閃爍的時候應該在十幾米外的地方。

    可惜,他不會有第二次閃爍的機會。

    眼中有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過,祝覺輕舒一口氣,右臂肌肉倏然膨脹。

    一刀斬斷臂膀。

    一刀砍飛頭顱。

    望著頹然倒地的怪物,祝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這些低級的精神污染源怪物實在難以提起他的戰斗。

    趕忙摸了把頭發。

    依舊茂密。

    提起的心這才落回肚子里。

    并沒有立刻讓守備隊的人過來,普通人別說是戰斗,恐怕沖上來看這家伙一眼都得出事,因此在戰斗之前,祝覺就已經讓他們早早的準備了大量的木柴。

    管殺也管埋哦,應該說管燒。

    祝覺以為這樣有良心的人如今應當是比較少的。

    然而等他抱著大捆木柴重新回到怪物的尸體邊上,動作卻又停下了。

    別誤會,并不是這家伙突然復活,消失在原地或是突然暴起反殺之類的事情,而是祝覺看著地上的尸體以及自己懷里的木柴,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當初在容夏城看到的焚燒傀儡的場景。

    思維的發散讓祝覺下意識的回憶起自己在那座城市里碰見的印象極深的事情。

    他似乎看見過那三個師兄妹使用了某種特殊的藥劑,幫助他們在短時間內獲得了深潛者的力量

    腦海中有靈光一閃而過,祝覺隱約覺得自己似乎抓到了某些關鍵,干脆就把木柴往地上一扔,坐回石頭上思考,很快就有了頭緒。

    進化藥劑!

    那是洛華只要花費巨大代價后完成的研究,其成果在五年前的一場祝覺參與的意外中被義盟奪走,后續同樣也因為秦成仁還有郜文兩人的存在而被聯邦政府獲取。

    當時的祝覺對這種東西完不感興趣,因為在心底認為這是他能力的弱化甚至是閹割版,畢竟他獲取怪物能力的方法更簡單粗暴,同時也更加的方便有效。

    況且他的身體在那時候很特殊,別說普通的針劑能否起效的問題,連精神中的熊怪對外來的藥劑能量會否做出反應都是未知數。

    可現在情況變了!

    祝覺的精神意志與身體已經完恢復正常,在他不主動激活那些特殊力量的時候,他就是一個體格“比較好”的成年人,精神也沒問題,這一點從他前段時間熬夜玩游戲就能看出來,直接檢測精神狀態的vr游戲眼鏡認為他的精神簡直好到不能再好。

    清澈10,這是祝覺色相的平均數據。

    這么說吧,這個狀態比曙光城百分之95的人都要正常!

    當然,在怪物狀態下依舊能讓檢測器爆表到直接聯系怪物對策局的程度。

    自從祝覺拒絕通過吞噬獲取進化之肉的力量后,他殺死精神污染源怪物再也不考慮切下它們頭顱中的進化之肉,現在想來當時自己看不上的那種所謂的進化藥劑完可以作為一個備用的選擇,畢竟祝覺需要的只是這些怪物的能力。

    要知道這些藥劑或許不能提供多大的力量加成,但對于祝覺而言,這些在五年后的今天得到多方勢力承認的特殊藥劑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實力掩護手段。

    以后不得不在人前顯示力量的時候,他完可以用這種藥劑做借口,理直氣壯的來一句我就是借用的精神污染源怪物的力量,別人也沒什么好說的!

    更何況五年前的進化藥劑只能勉強做出原生體深潛者的進化藥劑,誰能保證這五年來沒有新的突破?

    這么一想,祝覺突然發現原來這些精神污染源怪物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有用。

    他面臨的唯一的問題只是怎么讓目前掌控著這種技術的人幫自己把藥劑做出來而已說不定考古協會內部就有呢?

    看著地上的尸體,抽了抽鼻子,搓搓手,祝覺眼中驀然生出晶亮的光芒。

    “嘿!你也沒有那么廢物嘛,至少還能給我提供些材料。”

    邊說著邊靠向怪物的尸體,抽出從食夢者那兒弄來的長劍,滿臉的古怪笑容。

    這種骯臟的活計,自然不能讓三日月太刀去做。

    新一天的黎明準時到來。

    漫天的橙紅朝霞和深藍色的天空交相映襯。

    祝覺仍舊站在那石頭上,身前是一堆燒焦的木炭堆,周圍則是圍攏著守備隊的人。

    “呵,當時的戰斗,簡直不要太危險嗷,那家伙的鉤爪,都到這了,你知道嗎,這!!!”

    梗著脖子,指著傷口,給所有人看喉結左邊大概2長的劃痕或者說是一道紅印。

    “這怎么有些像是貓撓的我昨天手臂上也有差不多的傷口。”

    旁邊的一個年輕人滿臉詫異的說道。

    “你說什么!”

    祝覺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跳起來,上去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拖到柴火堆前,里邊還有一個偌大的焦黑頭顱,

    “你敢看著它的頭說我這傷輕嗎,早知道就不該幫你們,讓你們這群家伙都變成它肚子里的玩意兒!”

    原本蹲在石頭邊上磨爪子玩兒的風鈴這時候已經不知道躥到哪去躲著了。

    “您別生氣,我們知道您這次幸苦了,如果需要酬勞的話,我馬上去鎮長那兒幫您領取,這個數額絕對好商量。”

    “不要錢,我像是那種貪財的人嗎?”

    一把攬過守備隊長的肩膀,祝覺從懷里摸出一顆能量已經被吸收大半的蜂蜜色瑪瑙石,低聲說道,

    “我要這種寶石,你必須得想辦法給我弄一點來,或者是別的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也行。”

    “我記得守備所的倉庫里確實有些東西,要不您在這里等等?”

    殺人的怪物被抓住,守備隊長確實想著感激祝覺,也沒磨蹭,二話不說帶著人清理完現場就回去拿報酬。

    然而等他把東西拿來,正壓榨著阿塔爾僅剩的一些月光酒的祝覺險些把酒水噴出來。

    一顆拳頭大小,半透明的破碎寶石!

    “只有這顆?”

    這顆寶石并不存在什么能量反應,滿是裂紋的表面意味著它的價值也高不到哪兒去。

    大倒是夠大。

    “守備隊的倉庫里只有這一顆,要不您在去看看別的,有什么想要的,直接拿走就是了。”

    隊長的態度倒是誠懇,但祝覺暗戳戳的懷疑這個倉庫里邊估計也不會有什么好東西。

    只好把目光重新放到這顆寶石上。

    他得想辦法化腐朽為神奇!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兴业县| 陆川县| 瑞昌市| 宜川县| 靖宇县| 外汇| 广灵县| 静宁县| 兴隆县| 广宁县| 塔城市| 泸溪县| 东山县| 东安县| 林口县| 礼泉县| 封丘县| 长沙县| 阿尔山市| 桐庐县| 山东省| 岑溪市| 修水县| 高阳县| 阿克苏市| 高淳县| 垣曲县| 雷州市| 临江市| 政和县| 开江县| 临汾市| 弋阳县| 板桥市| 赣州市| 子洲县| 浏阳市| 北京市| 游戏| 台南市| 高州市| 隆化县| 宝清县| 朝阳区| 洛隆县| 浦东新区| 栾川县| 常熟市| 泽库县| 上林县| 河间市| 弥渡县| 宜兰市| 太谷县| 兴义市| 湟源县| 齐齐哈尔市| 乌拉特中旗| 庄河市| 揭西县| 林甸县| 东兴市| 日喀则市| 定州市| 革吉县| 光山县| 华蓥市| 山东| 晴隆县| 巩义市| 高邑县| 望谟县| 定州市| 化州市| 中西区| 晋江市| 托克托县| 和龙市| 惠水县| 都兰县| 博罗县| 罗田县| 东阳市| 疏勒县| 台山市| 张家界市| 盐边县| 乳源| 永平县| 襄城县| 旌德县| 长兴县| 宁蒗| 且末县| 两当县| 黑水县| 上杭县| 鹤庆县| 阳泉市| 乐平市| 巢湖市| 大洼县| 汤阴县| 信宜市| 咸宁市| 古交市| 大田县| 广东省| 化德县| 南昌市| 新河县| 大化| 广德县| 海林市| 潜山县| 舟山市| 庄河市| 康保县| 玉树县| 开封市| 松桃| 贵溪市| 黄冈市| 青海省| 津南区| 莱州市| 桦南县| 都昌县| 襄城县| 怀来县| 榕江县| 通渭县| 九龙城区| 江华| 什邡市| 新化县| 高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