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出名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北海一島 書名:草莽年代
    這一夜是無眠的,李亞東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論如何都無法入眠,腦子是首長慈祥的面容,以及殷切的話語。

    首長畢竟已經年邁,縱然感覺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完,卻還是在兩位陪同首長的強烈要求下,于九點鐘之前,結束了與李亞東等人的會面。

    但就是這短短的兩個多小時,讓李亞東深刻體會到一位偉人的智慧與胸懷。他真真切切的沒有絲毫的架子,給到人的感覺就跟一位鄰家老爺爺一模一樣;他的言語也算不上深刻,甚至顯得有些直白,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川音中的地方俗語,但就是這樣的簡單而直白,卻像極了長輩的諄諄教導,并不震耳發聵,卻抨擊著人的心靈。

    這一夜,李亞東感覺自己的人格得到升華。

    只有真正與這樣的偉人近距離接觸過,才能領悟到“仁者之心、心系天下”這八個字的真實含義。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天已經亮了,只是窗簾拉起無法分辨,李亞東終于淺淺睡去。

    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從未夢到過的場景——香港回國。

    也夢到了首長,首長親自出席了活動,容光煥發、笑容滿臉,高興得像個孩子。

    而夢醒時,李亞東才驀然發覺,臉頰上有些涼意。

    原來……是淚水,已經沾濕枕巾……

    劉勇好來和李亞東告別,似乎是集團有些事情要處理,需要馬上回去一趟。

    “李兄,有空一定要去四汌做客啊,我們那里不光山好水好、姑娘漂亮,而且美食也很有特色!彼呛堑卣f,特地提到美食,似乎篤定李亞東好這一口。

    “好啊,有機會一定會過去!崩顏問|笑著點頭,“不過劉兄來到京城,我這半個東道主卻沒有盡地主之誼,著實有些說不過去,不能晚兩天再走?”

    這倒不是一句客套話,幾天的朝夕相伴下來,對于劉勇好這個人,李亞東基本已經認同,確實值得一交。

    “要換平時,李兄盛情邀請,我肯定得留下來。不過這次不行,集團內部出了點事,底下的人都有些焦頭爛額,還必須我回去處理一下!

    劉勇好說到這里頓了頓,看了李亞東一眼后,繼續說道:“李兄,來日方長,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很快就能再次見面!

    “哦?”

    “李兄莫不是忘了,銀行的事情啊,昨晚首長都親自拍板了,那還能有跑?距離正式文件下達估計也不會太久,李兄到時候可一定要通知我啊,保管隨叫隨到,誰遲到一分鐘就是瓜娃子!

    面對劉勇好打趣的話,李亞東也是笑了,點頭道:“好,那就這么說定了!

    “行!”

    不光是劉勇好,其他的企業家們,臨行前也部過來與李亞東道了別,經此一聚之后,李亞東就好像武林盟主一般,這些民營企業的大佬們都隱隱以他為尊。

    待到中午的時候,所有人都走了,但李亞東卻沒有,因為他還有一件事情沒辦。

    他約了一個人會面,地點就在京城飯店。

    此人也是政協委員,自從政協大會開始的第一天,李亞東就密切留意著紀檢部門的人,而此人剛好任職于中紀委。

    不是什么大官,一個副主任頭銜,但想來已經完夠用,畢竟中紀委可是國務院系列里的中央直屬編制機構。

    臨近中午十二點的時候,李亞東在早就定好的包廂里等候,一盞茶的功夫,人就到了。

    “孫主任,勞你親自跑一趟!崩顏問|起身迎接,笑著與他握了握手。

    “李先生說是要舉報違法亂紀,那就是我的份內事,應該的!

    “孫主任請坐,那咱們邊吃邊聊?”

    “簡單點就好,別太……你懂的!

    李亞東笑著擺手,“孫主任多慮了,咱倆權當朋友見面,工作職能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不會有什么影響!

    這倒是一句實話,中紀委對貪官污吏來說,那簡直就是催命的閻王,但與李亞東這種純粹的商人,卻是半點不搭噶。

    孫主任笑了笑,也認同這句話。

    李亞東請客吃飯,自然不可能太磕磣,即便只有兩個人,依舊點了滿滿一桌菜。

    倆人小酌幾杯后,也就適時地進入主題,李亞東將早就準備好的一份文件,遞到了孫主任手中。

    并解釋道:“新年的時候,我回了一趟老家,地方縣委領導登門拜訪,做了一些企劃方案,想讓我投資一些項目。老實說項目都挺不錯,如果落實到實處,的確能拉動整個縣城的經濟,所以我就點頭同意了。

    “不過在與他們的交談中,我總感覺哪里有些貓膩,似乎面對的不是一群縣領導,而是一幫房地產銷售員一樣。我擔心家鄉如果真有蛀蟲的話,那我投資再多建設,估計也是白搭,最后除了養肥他們外,老百姓能獲得的好處只怕微乎其微!

    “李先生,你的這個擔心,不無道理呀!”孫主任認真地翻閱著手里的文件,眉頭也越蹙越緊。

    怪不得對方說有種面對房地產銷售員的感覺,所有項目的地皮居然是出售,甚至包括一些城鎮土地。

    “是啊!崩顏問|點頭道:“所以這次來中央出席政協大會,我就一直惦念著這件事,想請國家紀檢機關徹查一下,如果是我多想了,那就皆大歡喜,如果不是,那這樣的蛀蟲,再放任他們待在現有位置上,根本就是魚肉百姓!

    “買地皮的錢你都付了?”孫主任問。

    “對,我是有心抓住他們的把柄,所以見他們這么迫切,就一次性把錢部付清了!

    “兩千多萬!”孫主任表情凝重,道:“這倒不是一件小事,國家現在大力提倡各地區招商引資,如果有人敢利用這個機會中飽私囊,那簡直就是頂風作案,必須嚴懲!

    “李先生還請你放心,如果當地政府確實有違反亂紀的行為,別說一名縣長,高官都別想再猖狂下去!”

    不愧是穿黃馬褂的禁衛軍,說話那叫一個有氣魄,聽他這么一說后,李亞東心里頓時穩了。

    也不知道馬升海那幫家伙最近有沒有留意政協會議的報道,如果發現他竟然是一名政協委員,不知會不會有所警覺。

    但問題應該不大,以中紀委的職權,只有他們以前有過違反亂紀的行為,想掩蓋估計都難。

    與孫主任告別之后,李亞東特地打電話將蔣騰飛喊了過來,給他當司機。

    今時不比以往,他必須有所注意,要是剛參加完政協大會,突然酒架被交警逮住,再上一次新聞,那可就掉大了。

    倆人驅車返回四合院,不過快臨近家門口的時候,李亞東明顯感覺到不少街坊鄰居對他的車指指點點。

    這使得他不禁一陣頭大,顯而易見,這回他算是徹底出名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草莽年代》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草莽年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龙胜| 辉县市| 库车县| 丰宁| 峨眉山市| 新沂市| 时尚| 邹平县| 辽宁省| 普兰县| 金山区| 大竹县| 元氏县| 礼泉县| 长岭县| 桑植县| 浏阳市| 文化| 新河县| 垦利县| 和龙市| 乌审旗| 屯留县| 磐安县| 龙山县| 广水市| 安仁县| 阳城县| 扎兰屯市| 东方市| 四川省| 义乌市| 嘉义市| 舒城县| 长治市| 黑水县| 泰来县| 喀喇| 临城县| 怀宁县| 遵义市| 丹棱县| 朔州市| 太湖县| 安阳县| 新宁县| 香格里拉县| 和平区| 彰化县| 聂荣县| 修文县| 茶陵县| 花垣县| 肃宁县| 长垣县| 崇仁县| 乐安县| 观塘区| 黎城县| 淮阳县| 铁岭市| 花莲市| 克东县| 民丰县| 庆元县| 榆中县| 咸宁市| 富源县| 疏附县| 黄陵县| 东乌| 芦山县| 兴文县| 景泰县| 本溪| 手机| 孟连| 通海县| 乐山市| 海丰县| 博罗县| 兰溪市| 恩平市| 广灵县| 永州市| 长汀县| 黄山市| 重庆市| 华宁县| 诸暨市| 洪雅县| 霍山县| 南江县| 台东市| 滕州市| 海南省| 乐陵市| 凭祥市| 五大连池市| 定州市| 太仆寺旗| 鹿泉市| 绿春县| 美姑县| 延川县| 凤冈县| 正阳县| 郧西县| 泽普县| 建始县| 新绛县| 黄龙县| 福建省| 延庆县| 泰兴市| 平潭县| 南陵县| 高密市| 雷波县| 体育| 新晃| 望奎县| 内乡县| 宣汉县| 济源市| 聂荣县| 乡城县| 左贡县| 西平县| 皋兰县| 博乐市| 黎平县| 定远县| 海盐县| 开江县| 贡山| 来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