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江河死了嗎?!

    第799章江河死了嗎?!

    林繪錦一聲呵斥,讓眼見著一招斃命的容楓及時的收回了手,轉而變成了攻擊,他想要生擒夜寒!

    而對面蒙著面的夜寒也是大汗淋漓,表情痛苦。

    也不知道被江河刺入身體了什么,夜寒只覺得自己身體那被刺中的地方麻木沒有一點知覺,漸漸這種無力的感覺像四周蔓延,相信用不了多久的功夫便會襲上全身,到那個時候,便是眼前毫無武功的人都能將自己擒住了!

    不行!

    像上一次失手被抓的事情,夜寒絕對不能再犯第二次。

    若是再被容楓抓住,帶回了丞相府,便是王爺不開口,自己也沒有面目茍活于人世了!

    夜寒身體蹭蹭的冒著冷汗,咬著牙,狠心承受住了容楓的攻擊,手臂瞬間鮮血流淌,讓他的意識清醒了很多,更是在同時,他調動著全身的力氣,快速向著街頭小巷逃竄了出去。

    容楓眸光一沉,臉色陰沉的想要上前去追上那黑衣人,卻是被林繪錦給叫住了。

    “算了小楓!

    林繪錦擰著眉,聲音呢喃道:“畢竟,就算我們沒抓住那個人,卻也是知道他到底是誰,不是嗎?”

    是了,即便容楓沒有將那個黑衣人當場擒獲,可卻也從他的身手中認出來了他的真實身份,晉王府南宮能選的貼身侍衛夜寒。

    曾經在丞相府,他們交過手的,容楓記憶猶新,至于林繪錦如何得知只需要稍稍動腦便能猜測。

    容楓沉著臉色:“當初就不該那么輕易的放過南宮軒,否則他現在也不會如此的猖狂!

    “姐,以后你開張關門的時候都等著我吧,我送你!”

    容楓緊張的說著,心中更是對林繪錦無限的擔憂,南宮軒虎視眈眈,有了第一次便會有第二次,除非是從根源上解決了,否則江河永遠都會有隱患的危險存在。

    林繪錦搖搖頭,淡笑道:“小楓,我沒事,你千萬別為了我沖動,做出什么事情連累了你自己!知道嗎!”

    林繪錦知道容楓是關心自己,并且可以為了自己去做任何的事情,方才在說話的時候,容楓已經動了殺念!

    若林繪錦不及時的制止的話,怕容楓真的會沖動去找南宮軒報仇。

    殺了個一個南宮軒事小,但皇后一族在背后的勢力卻不容小覷,事后必定會對容楓進行瘋狂的報復和反擊。

    她好不容易努力了三年才讓容楓徹底融入了林家,徹底的成為一個平凡的人,可千萬不能隨便因為她而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導致被窮追不舍,最后逼著容楓回想起從前那段不堪的往事,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人在受刺激的情況下總是會激勵身體內的體能和力量的,容楓之前的生活太苦了,林繪錦不希望容楓再回到從前那般痛苦的日子里面去。

    “聽話!”

    見容楓不為所動,林繪錦又開口說了一遍。

    無奈之下,容楓只能答允:“可是難道就這么放任南宮軒繼續囂張嗎?”

    “說不上什么時候就來危害姐姐?”

    林繪錦柳眉微蹙,很快,瀲滟的雙眸中目光便閃爍著狡黠:“當然不!”

    “你看著姐姐我像是吃虧的人嗎?”

    “咱們雖然不能直接對南宮軒下手,但是從側方面給他壓力,不是更好嗎?”

    林繪錦心中的算盤打的啪啪的響,自己動手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借用別人的手來收拾南宮軒,這才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走!”

    “先回家!”

    林繪錦招呼著容楓,姐弟兩個快速的向著丞相府奔去。

    揚音閣,幾杯烈酒下肚,南宮軒有些微醺,俊美的臉上臉色微紅,目光也變得迷離起來,心情大好。

    門外急促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便是一道身影闖入,南宮軒會意的笑了笑,一定是夜寒辦成歸來,想想江河那臨死前瞪大眼睛驚恐的表情,南宮軒的心情便很是痛快。

    可惜南宮軒還未來得及夸贊,臉色慘白的夜寒便直接面色痛苦的倒在地上。

    咣當的一聲將南宮軒的酒意都給嚇退了不少。

    南宮軒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目光凌厲起來,震驚的看著不省人事的夜寒,還有他身上各處長劍所留下來的傷痕鮮血淋漓。

    “夜寒,夜寒!”

    “該死!”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南宮軒不停的晃動著夜寒的身體,可夜寒好像沒有半點知覺一般。

    難道

    死了?

    只不過是去刺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江河,何故會受如此嚴重的傷?還到了喪命的程度?

    南宮軒心中咯噔一聲,手指微微顫抖著的放在了夜寒的鼻翼下。

    還有呼吸!

    南宮軒只覺得自己一身冷汗,癱軟的坐在地上,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嚇得他還以為是得罪了什么高手?會不會引火燒身!

    南宮軒俊美的臉上表情漸漸變得憤怒和扭曲,狠狠的踹在了夜寒的身體上:“廢物!”

    “嚇死本王了!”

    可惜夜寒卻毫無反應,無奈之下,南宮軒只得重新坐回到座位上,冷著臉的看著昏倒著的夜寒,現在外面情況不明,他不敢貿然出去,又不知道夜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坐在這里等。

    幸好夜寒雖然昏迷,但呼吸平穩,顯然是沒有生命危險,應當是中了什么迷藥一些的東西。

    南宮軒臉色陰沉,也不知道在揚音閣坐了多久,躺在地上的夜寒總算是微微有了動靜,茫然的睜開雙眼之間,便正好瞧見了南宮軒那張鐵青著的臉色。

    夜寒心中咯噔一聲,后背更是大汗淋漓,愧疚的起身跪在了南宮軒的面前:“王爺”

    “屬下”

    “說!”南宮軒聲音冰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江河死了嗎?”

    比起夜寒發生了什么,南宮軒最在乎最關心的,還是江河死了沒有這個問題。

    夜寒眼神躲閃,心虛的開口:“王爺,屬下該死!”

    “江河被人救走了!”

    夜寒心中一橫,似用了全身的力氣才向南宮軒說出真相,更是不敢去看南宮軒盛怒的眼神,將頭埋的極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妃傾天下:王爺請自重》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妃傾天下:王爺請自重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京山县| 抚松县| 兴隆县| 凤山县| 固原市| 慈利县| 都昌县| 安溪县| 永清县| 尚志市| 青海省| 木里| 乐平市| 台南市| 奉新县| 涟水县| 贵州省| 札达县| 闻喜县| 通河县| 呼伦贝尔市| 嘉兴市| 淮安市| 贡嘎县| 岑巩县| 富蕴县| 永德县| 玉门市| 海林市| 周至县| 思南县| 定远县| 新建县| 定襄县| 平安县| 鄂尔多斯市| 东乡| 武平县| 怀宁县| 三原县| 沅江市| 洪洞县| 开封市| 磴口县| 兴文县| 开江县| 福清市| 衢州市| 曲阳县| 靖州| 水富县| 裕民县| 汶川县| 黄梅县| 南城县| 南安市| 瓮安县| 额尔古纳市| 黔西| 石嘴山市| 尉犁县| 噶尔县| 凌海市| 内乡县| 民和| 吉安县| 建宁县| 广丰县| 宣威市| 丰宁| 呼伦贝尔市| 邳州市| 镇宁| 青龙| 黄浦区| 静海县| 凤冈县| 监利县| 济南市| 上饶县| 长子县| 麻城市| 溧阳市| 泰顺县| 栾川县| 中牟县| 茶陵县| 额尔古纳市| 大田县| 从化市| 海兴县| 碌曲县| 邹平县| 岑溪市| 遂昌县| 凌海市| 塘沽区| 富宁县| 河津市| 双鸭山市| 都匀市| 棋牌| 收藏| 大足县| 筠连县| 嘉黎县| 酉阳| 天门市| 肃宁县| 吉安县| 项城市| 嘉峪关市| 碌曲县| 东辽县| 商水县| 宁德市| 浏阳市| 大邑县| 台北市| 昌黎县| 蒙山县| 吴堡县| 红安县| 关岭| 汤原县| 容城县| 青神县| 馆陶县| 阳泉市| 汾阳市| 广宁县| 兴安盟| 台东县| 武功县| 福贡县| 梅河口市| 刚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