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八章 驚恐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大蘋果 書名:大周王侯
    郭旭對呂中天的語氣很不滿,雖然是自己的外祖父,但對自己說話的口氣像是訓斥下屬一般,這教人心里很不舒服。雖然從輩分上來說,那是自己的外祖父。但爵位上來說,自己可是親王,而且是皇子,呂中天這是拿自己當他的屬下在訓斥了。

    “外祖父這是怎么了?我做錯了么?您不也希望早一日收拾掉那個林覺么?此人的存在比當初的嚴方二人還要令人厭惡,偏偏父皇寵信他,容妃那么大的事情都不處置。反而越發的大紅大紫。這一次找到機會,我豈能放過他?殺了他不是一了百了么?”郭旭沉聲道。

    “然則你除掉了他了么?你得手了么?”呂中天冷笑道。

    郭旭一時語塞,皺眉道:“這一次是個意外,倘若不是您府中那位黃師傅不肯出手,早就解決了他了。下一次絕對不會失手。”

    “下一次?還有下一次?你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事么?那林覺已然進宮了。老夫已經得到了消息,皇上對此事極為震怒,也許很快便大禍臨頭了,你不知危險將至,還在想下一次。郭旭啊郭旭,你清醒一點吧。這種時候,你的所為簡直是毀滅性的。倘若皇上知道是你所為,你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了。慢說太子之位,連你親王之位能否保住都很難說。太糊涂了,太糊涂了,老夫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呂中天拍著腿連連搖頭,痛心疾首。

    郭旭也意識到事情或許有些嚴重,忙道:“外祖父息怒,那林覺也沒有證據,他怎知是我所為?就算他懷疑我,也要拿出證據來才是。”

    呂中天嘆息道:“你怎知他沒有證據?你的人死傷慘重,怎敢保證沒有被林覺抓到活口?倘若有人招供了便當如何?”

    郭旭皺眉道:“應該不會。這幫人都是嚴格訓練過的死士,他們知道招認的后果。他們都有把柄攥在孫兒手中,孫兒倘若沒這個把我如何干派他們去行事?這一點盡管放心。”

    呂中天皺眉道:“你敢保證?”

    郭旭點頭道:“孫兒絕對保證,這些人的家人都控制在我的手里,選人的時候孫兒便做好了防備。聲譽的八十余名人手,我也沒讓他們回來,打發他們暫時隱匿了。那林覺沒有任何活口可以盤問,這一點外祖父請絕對安心。”

    呂中天聞言,臉色稍霽,沉聲道:“這才像句話。但即便如此,此事還是極為兇險。這些人活著其實不是什么好事,最好是一個個的都死了才能安穩。只要林覺沒有證據,皇上便不會處罰你。但這次即便過關,你也要引以為戒,你走了一步臭棋,知道么?”

    郭旭皺眉不語。

    呂中天沉聲道:“那個給你出主意的鄭之學呢?人在何處?”

    郭旭一愣,知道瞞不過去。這次襲擊的計劃便是鄭之學謀劃,鄭之學竭力慫恿郭旭去對林覺下手,可以說整個計劃都是鄭之學所策劃的。經過上一次的教匪之事的善后事宜之后,鄭之學已經是郭旭甚為信賴的智囊了。

    “這事兒跟他沒關系,是孫兒最后拍板的。”郭旭為鄭之學辯解道。

    “老夫問你鄭之學在何處?不是問他有沒有干系。”呂中天喝道。

    郭旭無奈,只得命人去將鄭之學請來。鄭之學現在是王府長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穿的也不想以往那么隨意。一聲寶藍色長衫穿在身上,合體的很,顯得精神奕奕。聽到傳喚,還以為是呂相和王爺請自己去參與議事,心中不免得意。看來呂相也知道自己的本事了。呂相座前,當謹慎些。畢竟自己還得靠他來更進一步。若無他的支持,自己是無法再進一步的。

    “在下鄭之學參見呂相,參見王爺。”鄭之學上前長鞠到地,躬身行禮。

    “來人,綁了!拖到院子里活活打死。”呂中天厲聲道。

    鄭之學傻了眼,郭旭也傻了眼,在旁忙道:“外祖父”

    “還不給我拿下,拖出去打死。你身邊充斥這等無能之輩,凈出些餿主意。這種人只會壞了大事。打死,給我打死。”呂中天大聲吼道。

    郭旭還從未見過外祖父如此發怒過,此刻的呂中天失去了往日的儒雅風范,暴怒的像是一頭獅子。郭旭終于明白了,外祖父這一次是真的發怒了。在這種情形下,自己不宜再多言。失去了外祖父的支持,他將一無所有。

    幾名衛士將鄭之學往外拖去,鄭之學魂飛魄散,大聲的叫道:“饒命啊,呂相饒命啊,小人是一片忠心耿耿啊。王爺,王爺救救小人,替小人求求情啊。”

    郭旭轉過頭去,皺眉不語。呂中天怒喝道:“你們這些人,教唆王爺做出這些事情來,全不考慮后果。如今的局面都是你們造成的,死有余辜。長舌擾擾,令人憎恨。再若叫嚷喊冤,便割了你的舌頭。”

    鄭之學兀自叫喊求饒,卻哪里有半點回應。衛士們將他拖到院子里,掀翻在地,棍棒如雨而下,全力擊打。那鄭之學本就是文弱之人,哪里經得起這些。幾棍子下去,便已經氣息奄奄,骨斷筋折。一名衛士心有惻隱之念,這么打下去無疑讓鄭之學多受苦楚,于是揮動大棒對著鄭之學的頭顱猛擊而下,鄭之學凄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這一棒子徹底要了他的性命,結束了他的痛苦。

    衛士檢查了一番后確認鄭之學已死,于是回廳中稟報。呂中天冷哼點頭表示知曉,郭旭則面色難看之極,站在那里一言不發。衛士退去后,廳中一片死寂。良久之后,呂中天輕聲開口打破了沉默。

    “郭旭啊,莫要怪外祖父如此,我所做的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昨日的行動過于冒失,現在局面對我們已然極為不利。雖然今晨皇上和林覺之間的談話我們無從知曉,但老夫猜的猜得出林覺會說什么。老夫知道你心中不服氣,不錯,林覺這小賊便是死一百次都不為過,他壞了我們太多的事情了。若不是他,現在你已然是太子了。可是,對付他必須深思熟慮,到現在為止你還覺得可以輕易對付得了他,那便是太糊涂了。就算昨日是個殺他的機會,但你的準備難道便很充分?三百人便去殺林覺?你莫非忘了當初他以幾百騎兵便敢襲數萬教匪大軍的營地的事情了。此人領軍作戰的本事比你可高太多了。一開戰,他便派人回城求援了,你甚至沒能阻止他這么做。你連在半路上設個攔截哨卡的想法都沒有,足見你的考慮多么的不周全。”

    郭旭皺眉不語,心中雖然有些不服氣,但也自后悔不已。是啊,自己怎么就沒有在路上設兩道關卡呢?昨日的情形若不是援軍趕到,則輸贏未分。自己確實考慮不周了。

    “這些事也不說了,將來你當了皇上,倒也不用親自領軍打仗。皇上無需什么都會,只學會御下用人便可。但那需要更為高深的謀略。從這件事看出,你還需要學的很多,考慮的更多才是。老夫簡單的說一句,你這么做之前便沒考慮過失敗的可能么?也許你認為就算失敗林覺也沒有證據證明是你所為,可是你莫要忘了,你將林覺逼得退無可退的時候,其實也是在撕毀之前的某種默契。比如說那次你綁了綠舞和林虎的事情,他綁了天賜逼我們做出交換。這件事我們雙方都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那是因為我們互相都攥著對方的把柄,說出來對誰都沒好處。這便是底線,就算斗,也要有底線。好比打狗,你將狗逼到墻角,便必須一棍子打死,你打不死它,他便會不顧一切的跳起來咬你。因為它沒有任何的退路了。你昨日沒能殺了林覺,焉知他今晨跟皇上說了些什么?你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么?”呂中天緩緩說道。

    郭旭悚然一驚,轉頭叫道:“外祖父的意思是,他會將之前的事情全部告訴父皇?”

    呂中天皺眉道:“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這么做。但狗被逼急了,逼瘋了的時候,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你要殺他和他全家,他還跟你客氣么?老夫一直告訴你,小不忍則亂大謀。禍不及婦孺親眷。可你就是不聽。恨林覺連他身邊的人都恨上了。你這不是逼著他跟你拼命?你若針對的僅僅是他,恐怕他都不至于如此。你還是太缺乏對對手的了解了,老夫說的你完全聽不進去。只顧一意孤行。林覺身邊有梁王府的郡主,還有綠舞公主,就算你昨日成功了,那也是天大的麻煩。你行事之前難道不去想這些么?”

    郭旭搖頭道:“外祖父,我管不了這么多了。我都快要瘋了。父皇一天天的疏遠我,我這兩個月甚至只見過他不到三次。他看我的眼神也不對勁了,像是在穿透我的身體,看我的內心一般。外祖父,不殺了林覺,任由那廝在父皇身邊轉來轉去,我便根本沒機會當上太子。所以我才會不顧一切。外祖父,你的意思是說,林覺今晨有可能將我之前綁了綠舞的事情告訴父皇?那可完了,父皇豈非會以為我對自己的妹妹也下手,我豈非是完蛋了。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這狗賊該不會真的這么做吧,他也綁架了舅舅啊,他的罪名也不輕啊,他會說么?”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大周王侯》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大周王侯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安康市| 南阳市| 正阳县| 永宁县| 常熟市| 通州区| 福海县| 大姚县| 华宁县| 靖江市| 江源县| 大兴区| 波密县| 安图县| 资阳市| 高雄市| 芮城县| 靖西县| 江都市| 化德县| 吉安市| 合山市| 尼木县| 金昌市| 绥棱县| 大洼县| 剑川县| 安宁市| 阿克苏市| 新河县| 航空| 安平县| 鹿邑县| 朔州市| 武鸣县| 西畴县| 虹口区| 彩票| 齐河县| 德庆县| 桃园县| 武宣县| 栾城县| 承德市| 卢氏县| 清镇市| 漾濞| 蚌埠市| 航空| 云安县| 安新县| 石阡县| 青海省| 綦江县| 翼城县| 荥经县| 马边| 错那县| 兴宁市| 翼城县| 蚌埠市| 新安县| 密山市| 文昌市| 尉犁县| 兴仁县| 青神县| 武邑县| 白水县| 礼泉县| 博罗县| 柳河县| 涞水县| 慈利县| 林州市| 云南省| 日喀则市| 萨迦县| 濉溪县| 四子王旗| 昭觉县| 大兴区| 舒城县| 中西区| 紫云| 静宁县| 泌阳县| 舞钢市| 靖远县| 肥乡县| 朝阳区| 沧州市| 周宁县| 兴隆县| 巴东县| 栖霞市| 天气| 南江县| 砀山县| 娱乐| 开封市| 栖霞市| 鹿邑县| 上林县| 贡觉县| 崇仁县| 新民市| 鲁甸县| 香格里拉县| 琼海市| 若尔盖县| 东宁县| 韶山市| 泽普县| 云阳县| 景宁| 玉树县| 苏尼特右旗| 阿荣旗| 乐业县| 文昌市| 涡阳县| 库尔勒市| 深水埗区| 岐山县| 正蓝旗| 桃园市| 沙湾县| 高碑店市| 宁化县| 达孜县| 腾冲县| 吴堡县| 时尚| 石阡县| 武义县| 丹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