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三章 生死之擂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言不二 書名:太上劍典
    歐楚陽冷笑了一聲,朗聲道:“入陣之前,帝君大人是不是要說說如何個比法?”“生死之擂,非生即死。為時一月,戰盡十皇。你勝,則離開,與九大神域過往之恩怨一筆勾銷。本帝九人,絕不追究。”居云松聲音洪亮,威嚴無比的宣布道。“嘶”居云松此言一出,漫山遍野之中頓時便來了如浪潮般的驚呼聲。“這,這似乎不公平吧?”“一個月戰盡十大神皇,這根本不可能啊。怎么打能打的贏啊。”“就是,沒想到這居云松也夠賴皮的了,明明是人數上占據著優勢,現在還拿用時間限制。這有點不近人情了。”

    議論出聲的,多半是那些跟九大神域沒有關系的武者,雖然他們實力低下,可終究是人言可謂。幾句討論過后,為刺神無名抱不平的聲音愈加的激烈了起來。

    候佩坐在不遠處,笑意極盛,在他看來,歐楚陽是死是活,已經不重要了。若是歐楚陽能夠再斬殺幾個九域神皇高手,自然最好。若是不能的話,自己也不用把炎黃帝心根交給他一些。

    候佩老奸巨滑,另一邊魯豪等人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看著正襟危坐,絲毫不顧及人言的居云松,魯豪嗤笑出聲道:“嘖嘖,沒想到以仁義之名自居的中域帝首也是這般潑皮,立下此等規則,就不怕天武眾強恥笑嗎?”

    斜視著搭了一眼魯豪,居云松微微一笑,啄了一口準備好的香茶,笑道:“魯兄此言差矣,刺神無名之名號人盡皆知,居某可不認為,神盟之下這十大皇者能夠與之匹敵啊。一個月,想來對刺神無名兄弟來說,已經足夠了。我說的對嗎?無名兄弟?說著,居云松把話鋒轉向了歐楚陽,雖然此言有些無賴,可現在是個人都能看的出來,居云松根本沒想過要放過無名。這般根本不公平的對決,恐怕是九域帝君早就商量好了的。

    其實這也不怪居云松無賴,歐楚陽成就刺神之名的時候,每一次出手都會以雷霆的手段將把刺殺的目標盡快除去。而經過了對這百年來歐楚陽出手的分析。誰都知道,他最慢的一次只用了不足兩日,這兩日還是刺神逃過一次、接著殺了個回馬槍,方才將那名列神皇榜上第11名的神皇強者滅殺。

    如此驚人的手段,饒是居云松這等強者也不由得不重視。

    然而,現在不是刺神在刺殺,而是公平的比試,再加上眼前的這十大神皇遠不是那些跳梁小丑所比。歐楚陽的實力也將大打折扣。

    當然,這是眾人在不知道歐楚陽如今已經突破到高階神皇之境的前提下所分析出來的事實。要是他們知道如今的歐楚陽今非昔比,魯豪也不會浪費這些口舌。

    話鋒挑向了歐楚陽,山巒之上、半空之中,數以萬計的目光自然同時轉向了這個眾人矚目的焦點。本以為刺神無名會對居云松這般無賴的規則冷嘲熱諷一番。可任誰也不會想到,他們眼中的刺神無名所表現出來的,卻是隱藏在黑帽之下的坦然。

    “一個月?”歐楚陽森冷一笑,鄙夷道:“根本不需要。”

    “嗯?”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居云松遞到嘴邊的茶杯微微一滯,停了下來,抬頭愕然的看向了歐楚陽。

    八域帝君皆是驚呆在當場,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刺神居然自大到了這種程度。

    羅煜天苦澀著老臉,心內不由疑慮千篇,心道:“以前的歐楚陽也不是這個樣子,怎么才過了數年,就高傲到這種地步了。”

    魯豪、陸云也是這般想法,至于那巫倩和彭風的眼中卻是流露出異常興奮的目光。

    候佩、霜羽、龍王三大帝君同樣的震驚無比。這個毛臉的猴子心中的震撼絕不比對面的居云松低上多少。

    十大神皇之中,余珍等人聞言,先是一愣,接著便是怒火與戰意的急速提升起來。

    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似乎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而且今天當著這么多天武界強者的面,還是被對方一個人無視已方整整十人。這是一種恥辱,一種必須要用對方鮮血來洗刷的恥辱。

    居云松試圖讓自己鎮定,可卻無法做到,歐楚陽的一句話不僅僅是無視了十大神皇,甚至已經把整個九大神域都小瞧了過去。此一番做法著實令其不爽。

    眉宇間擰出一抹怒色,居云松微運無上功訣,神念大開,頓時朝著歐楚陽席卷而去。

    不是攻擊,而是試探,這般不加掩飾的做法再度讓天武界眾人對眼前這個仁義君子的看觀大大了折扣。

    歐楚陽哪能不知道居云松的想法,他只是微微一笑,并沒有運氣抵擋,任由居云松的神念包裹了自己。

    有了云彌月影冠,再加上三千大世界融合了紫青二氣,感悟到太古玄黃氣。歐楚陽的實力已經超過了高階神皇的高度。如果這樣也能讓居云松發現自己實力的話,那就白活了。

    而之所以有著充足的信心,完全是因為之前,他已經在毒君塔之外與萬寧來過一次真正的巔峰對決。當時,歐楚陽用盡了九層實力,結果便是與萬寧打了個難解難分、平局收手。

    畢竟,有了太古玄黃氣,加之幻靈陣界,歐楚陽的身周可是有著近十米無敵的空間領域。就算是萬寧這樣的初階帝君高手,只要近身歐楚陽,也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戰罷之后,萬寧曾滿目震驚的斷言,如果歐楚陽能夠達到真正的初階帝君之境,恐怕能夠與之對敵的便只有中階與高階帝君強者了。而且,就算是如此,想要把歐楚陽打敗,也不太可能。畢竟太古玄黃氣乃天地之本源,不是那些單一的本源元氣可以比擬的。

    與萬寧的對決,只有慕婉晴看見過,其余人等一概不知。從那戰對決之中,歐楚陽又將玄黃八指領略改善了一番。可以說,如果現在讓他對上高階神皇之境的強者,若是想要勝出,也許需要費一番功夫,可只要沒有感悟到空間領域的能力,他便可以立于不敗之地。

    果不其然,居云松的神念剛剛將歐楚陽包裹了起來,便發現眼前的黑衣刺神簡直形同一名透明人,沒有半點元氣波動,沒有半分氣勢的涌動。總之,他就像一個新生的嬰兒一樣純凈。根本沒有半點高手強者的樣子。

    “怎么會這樣?”

    這下,居云松震驚了,這種情況還是頭一次出現在他的身上,自己的神念居然不好用了。

    正自居云松震驚的同時,歐楚陽已經進入了生死擂中,并用著睥睨天下的語氣,朗聲道:“可以開始了嗎?”

    極度狂妄的話語從歐楚陽的口中道出,頓時將整個南谷蠻荒中寂靜的氣氛打破,接踵而來的便是如滔天巨浪的吶喊助威聲。

    “刺神刺神刺神”

    一聲聲高呼將歐楚陽的名號提升到了空前未有的高度,相對于九大神域近十萬大軍,這滔天人浪遠比九域的聲勢浩大太多了。

    一時間,身為九域中人的強者們被這鼎沸的人聲強壓了下去,一個個通紅著大臉,心里頗為不是滋味。

    曾已何時,他們也是在九大神域光環之下倍受矚目與敬佩。然則現在,戰局還未開始,光是在聲勢上就遜色于對方僅僅一人。心里實在不怎么好受。

    歐楚陽也沒有想到過自己的支持者會這么多,藏于黑帽中的表情閃過了一抹苦澀。

    不是時勢造英雄,而是英雄本梟雄。

    百年來的殺戮,盡管不是本心所為,可歐楚陽的舉動,讓那些仰望著神皇榜單的無數武者看到了一個不爭的事實。

    誰說位居榜首的強者們不可動搖,現在就有一個人正在改寫紫錄天榜。而且這一改便是洗刷神皇榜。

    吶喊、高亢的呼聲猶如震天響雷,狂鳴不已。

    九大神域帝首,任何人也沒有想到自己九人同時詔告的九帝浩天貼,居然把刺神之名推上了如此崇高的位置。被人無視與鄙夷的怒火終于在此刻全數釋放了出來。

    見這股由數百萬人浪鼎沸而起的呼喊聲沒有休止的意思,居云松終于坐不住了。

    運功,凝息,催動高階帝君的不世元氣,大喝出聲:“生死之擂開始。”

    “轟”

    到底是高階帝君的修為,一聲狂喝令得漫山遍野的人浪之聲噶然而止,隨后,居云松怒視著歐楚陽哼道:“無名,你可以選了,提醒你一句,你可以與他們十人一一對決,也可以多重選擇,但有一點,如果在一個月時間內不能將他們擊敗,其余人等便會同時上場。”歐楚陽聞言,微微一笑,不驚不懼道:“用不著這么麻煩,本皇也懶得在這幾個小人物身上浪費時間,這樣吧,開場先舒展舒展筋,第一場,我挑兩個。”“轟”又是一道如同天雷般的震天驚吼聲響起,隨同而至的便九大神域的面子被折的一干二凈了。“幾個意思?舒展筋骨,就挑兩個,那活動完了,挑幾個?”“靠,牛,刺神果然是刺神,擂鼓擂鼓。”也不知是哪個莽夫,根本不屑九大神域眾強惡毒的眼神,與隨同幾個刺神的崇拜者,把早就準備好的大鼓取了出來,砰砰敲響。“小人物?嘖嘖,聽到沒?十大神皇啊,在刺神眼中也只是小人物,膽子不是一般的小啊。”

    另一邊,余珍等人聞聽此言,氣的臉上的肌肉抽搐個不停。如果說之前歐楚陽所表現出來的是自大的行為,那么眼下便絕對的無視加輕視了。“居然把我們比作小人物?找死”十大神皇想到一處,行動極為一致,單腳同時踏出之際,十道顏色各異的光芒沖天而起。很明顯,這十人已經迫不急待的出手懲治眼下這高傲自大之輩了。

    南部罪盟地帶,候佩、魯豪等人也是張大了嘴巴,一臉驚呆的神情。顯然,剛剛歐楚陽的那一番話也是令他們不敢相信是前者能夠說出來的。

    回想當初談條件的時候,那黑帽之下的臉龐,還一個只有著中階神皇實力的青年。這百年來的到底經歷了什么,能夠讓他如此托大,居然連十大神皇也敢無視。

    能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再狂妄的話語也多了幾分令人可以接受的成份。如果沒有實力、抑或是實力不足的話,就算是傻子也不會當眾去激怒十大神皇。

    神盟一方,完全由居云松一人把持,盡管耀日等人已經忍不住要出手教訓這個無名一番,但有著九帝浩天貼的前提,他們也只能忍了下來。

    沒有說話,可那一道道熾烈的目光卻是同時投向了居云松,似乎在催促著他趕緊派人上去好好教訓無名。

    的確,被這個刺神無名三番五次的輕視,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

    居云松沒有多說,慍色暗藏的雙眼掃過十大神皇之后,方才道:“庶方瑞、葛榮,你們先上去,記住,打探實力為主,滅殺為輔。去吧。”庶方瑞,神皇榜位列第10,風域強者,主修風屬性元氣。

    葛榮,神皇榜位列第9,土域強者,主修土屬性元氣。

    早就憋著一股子勁,庶方瑞與葛榮聞言之下,面色一喜,點頭應了一聲后,兩人紛紛竄上了擂臺。

    隨著庶方瑞與葛榮的登場,居云松在那邊大手一揮,一張七尺見方的黃紙緩緩的升上了半空,靜靜的懸浮在那里。

    神皇天榜,十大排名。

    這張黃紙是居云松以無上威能,在紫錄天榜上復寫下的超大型榜單,為的便是讓前往觀戰的天武界強者有一個一目了然的機會。同時,他的這般做法也是想讓眾人知道,刺神無名再厲害,也會在因為這張榜單而永遠消失。

    得罪神盟,不會有好下場。

    禁制大陣轟然封閉,生死之擂數里之廣,已經足以讓三人酣暢淋漓的斗上一場,上方天空有著數百丈之高,用作飛行斗技。

    一進生死擂,庶方瑞便與葛榮同時釋放出了精純的元氣。一青一黃兩股濃烈的氣勢扶搖直上,沖擊著禁制大陣顫抖不已。可見,這兩人的怒火已經被歐楚陽完全的挑起,用上了十層的元氣了。

    歐楚陽定睛打量著二人,眼中沒有半點懼色,反正有著淡淡的不屑。當然,這個樣的表情在黑帽的掩飾之下,不會被兩人看到,否則的話,估計連話都不用說,兩人便會呲牙咧嘴的殺將上來。“土勢厚土、風勢殘云。恩,不錯不錯。”先是贊嘆了一番,歐楚陽一言中地,道出了兩個所施展的勢的威能。

    并不奇怪,以刺神的實力能夠認出勢的能力很正常,然而那不屑的語氣卻是讓兩人不由的怒氣再漲。“嗆”一柄青鋒陡然出鞘,庶方瑞劍鋒輕抖,直指歐楚陽,厲聲道:“狂妄的小子,庶某今天要讓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青虹劍。”與庶方瑞并肩而立,葛榮也取出了得手的兵刃,一柄琉璃槍。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太上劍典》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太上劍典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澳门开赌博网站 根河市| 新蔡县| 定安县| 乌苏市| 工布江达县| 西乌| 青川县| 安福县| 宁乡县| 托里县| 富裕县| 商丘市| 余干县| 镇原县| 岑巩县| 德令哈市| 江阴市| 顺昌县| 广安市| 深泽县| 开原市| 城口县| 鹤庆县| 平泉县| 鹤庆县| 丘北县| 任丘市| 富顺县| 新乐市| 轮台县| 舒城县| 林口县| 宁城县| 正宁县| 泰安市| 房产| 昭觉县| 宁海县| 湛江市| 淮阳县| 平乐县| 紫金县| 阜康市| 大同县| 从江县| 文山县| 伊春市| 砀山县| 襄城县| 吴川市| 疏勒县| 西安市| 蒙山县| 辛集市| 宜章县| 读书| 东方市| 伊吾县| 闵行区| 古丈县| 株洲市| 榆林市| 卢龙县| 绥芬河市| 桓台县| 广汉市| 南通市| 岳西县| 定结县| 响水县| 府谷县| 无为县| 越西县| 阳江市| 奈曼旗| 铜鼓县| 津南区| 麻阳| 永川市| 云林县| 会东县| 滦南县| 安庆市| 林口县| 南华县| 綦江县| 格尔木市| 云林县| 广灵县| 固始县| 曲沃县| 新昌县| 安岳县| 南安市| 玛沁县| 平潭县| 瓮安县| 西乡县| 雅安市| 武邑县| 右玉县| 通化县| 赞皇县| 新巴尔虎右旗| 永德县| 恩施市| 沧州市| 隆昌县| 鄯善县| 六枝特区| 新兴县| 中方县| 潜江市| 正阳县| 逊克县| 贡山| 井研县| 隆德县| 永泰县| 周宁县| 东乌珠穆沁旗| 台中市| 湖州市| 巴彦淖尔市| 财经| 阜康市| 辉县市| 遂昌县| 福海县| 石嘴山市| 黑水县| 崇明县| 莱西市| 思茅市| 宜良县| 民和| 鱼台县|